•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兵营
    被郑锦宏一句话提醒,郑勋睿的心情好了很多,作为穿越之人,他前世也是公务员,传统教育的思想根深蒂固,尽管知道大明王朝没有了任何的希望,尽管知道这艘巨轮即将沉没,但潜意识里面还是支撑他在默她不能将自己最懦弱的一面表现在他的面前默做着救火队长,希望大明王朝能够焕发起来生机,事实的发展,让他产生另立山头的想法,但总觉得自身的底气不足,做起事情来缩手缩脚的,有着诸多的不痛快,郑锦宏这番直白朴实的话语,让他有了醍醐灌顶的醒悟。

    有句话说得好,世间万事飘忽不定者多,万事随心,随不了心者便随缘,随不了缘者随时势,只要自己认为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何必在乎外人的看法,何必在乎世人的评论,何必让舆论桎梏自身的思想和步伐,自顾自达到巅峰就可以了。

    郑勋睿脸上焕发出来的光就不会彩,让徐望华和郑锦宏都有些吃惊,在他们眼里,郑勋睿是平静睿智的,但也是略略带有忧郁色彩的,可这个时候,那一层忧郁的“诗华薄膜被捅破了。

    “徐先生,锦宏,还有什么急需处理的事情吗,已经到了一年春假的时间了,这么多年过去,我都没有能够好好的过一个春节,今年不想那么多,争取在几日之内将所有要紧的事情处理好,接下来的时间好好歇息。”

    郑勋睿很少说出来这样的话语,每年都是忙忙碌碌的,徐望华和郑锦宏几乎都习惯了,此刻听见郑勋睿这样说,他们都有些吃惊。

    郑锦宏搔了搔头皮,还是开口了。

    “少爷,郑家军主要有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粮草事宜,此番征伐北直隶,缴获的钱粮。三成带到了陕西,七成带到了复州和蓬莱等地。可以维持不短的时间,加之陕西与蒙古部落互市收入,悉数保证复州郑家军的开销,这应你是个好孩子该能够维持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征召军士的事宜,洪欣涛、杨贺以及洪欣贵等人都已经开始了运作,他们争取在三个月时间之内,完成征召军士的事宜,洪欣涛决定继续招募一部分蒙古部落的军士。杨贺决定招募一部分的辽东汉人,至于水师则是从现有的郑家军将士之中挑选。”

    “第三件事情就是女兵营的事情了,回到淮安之后,这女兵营的军士实在是不好安置,属下将郑家军军营专门隔离刘表驾鹤西游后不久出来了一大块的地方,作为女兵营的驻地,严禁郑家军将士靠近,否则军法从事,先前是李岩负责料理女兵营的事宜,如今李大人回去料理山阴县的事情。女兵营只能够暂时由属下直接负责了。”

    郑家军女兵营一共有一千四百多女子,不少人都是遭遇到后金鞑子劫掠和侮辱的女人,她们没有了活路。按照现如今贞洁大于天的规矩,就算是回家去了,也无法活下去,郑家军在剿灭流寇和汉兵的同时,将她们解救下来,地方上无法安置,最终郑勋睿拍板,让这些女子全部进入郑家军之中,郑家军成立专门的女兵营。

    说到底是给这些女子一条活路。

    不过既然成立了女兵营。那就要按照郑家军的军纪军规好好的管理。

    有关这方面的细节,郑勋睿到真的没有想那么多。他对女兵如何的管理是很陌生的,也是一窍不通的。郑锦宏既然提出这个我不能没有她问题,那就必须要想到妥善的管理办法。

    在郑勋睿的印象里面,女兵基本就是医疗兵、通讯兵以及文艺兵等等,主要负责的是通讯医疗和后勤方面的事宜,上战场基本是不可能的。

    郑家军的女兵营,是大明历史上的首创,根本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

    刚刚回到淮北的时候,郑勋睿就听说了,女兵营在淮安引发了极大的轰动,以至于万人空巷,大家都来看女兵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郑锦宏说完之后,郑勋睿皱了皱眉,好一会才开口。

    “徐先生,这还真的是麻烦事,我们到女兵营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徐望华的脸上也是苦笑的神情,郑家军回到淮安的时候,看见那么多的女人,他头都是大的,不知道郑家军之中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女人,后来郑锦宏说了,他才知道这是郑勋睿做出的决定。

    郑勋睿、徐望华和郑锦宏来到了郑家军军营。

    军营门口依旧是戒备森严,寻常人等不得靠近。

    看见郑勋睿来了,守卫的军士立刻行礼,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进入军营,郑勋睿看到的是熟悉的一切,尽管从北直隶回来的时间不长,但诸多将士还是按照要求,每日里都要参加训练。

    女兵营位于军营的西北。

    这里曾经是炮兵营和神机营所在地,炮兵营早就迁出,新的营地靠近火器局,神机营临时迁出,将地方让给了女兵营。

    女兵营的外面,守卫的军士神色紧张,这里可是禁地,郑家军任何将士都不准进入的。

    郑勋睿看到了守卫将士紧张的神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里又不是牢笼,守卫那么严密干什么。”

    “少爷,这男女授受不亲,属下可不敢违反啊。”

    郑锦宏的一句话,将郑勋睿顶的无话可是了,也是,如今就是这样的规矩。

    “徐先生,锦宏,我认为这女子既然成为了郑家”唐帅举起手里的茶军将士,规矩是不是应该不一样了,她们不是大家闺秀,躲在营房里面不出来,真要是这样,那还设立女兵营干什么。”

    尽管这样说,可郑勋睿也说不出来究竟需要女兵干什么。

    进入女兵营,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郑勋睿的脸色就很不好方惠的精明干练曾经让他吃惊不已看了。

    女兵营成为了军营里面的另类,军服已经配发了,穿着军服的女人,看上去的确是不错的,精神面貌也大为改观,可她们没有参与到训练之中,每日里就是弄些花花草草,营房里面不少的女子在绣花,郑勋睿、徐望华和郑锦宏等人巡查的时候,这些女子红着脸,连忙躲到了一边,女兵营集合的时候,一刻钟的时间过去,站立的队形都不成模样。

    这让郑勋睿的脑海里面冒出了花瓶两个字。

    回到总督府而不走大路,徐望华和郑锦宏都有些过意不去了,郑勋睿回到淮安,尚未到后院去看看,忙碌已经超过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了。

    “洪就不会来第二次了欣瑜,让李岩和红娘子到总督府来一趟。”

    李岩和红娘子很快来到了总督府。

    郑勋睿的神色很是严肃。

    “我今日刚刚回来,就请你们到这里来了,主要就是一件事情,让红娘子出任郑家军游击将军,管辖女兵营的一切事情。”

    红娘子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她也知道女兵营的事情,甚至产生了进入女兵营的想法,不过嫁给李岩之后,这样的要求是不能够随便提出来的。想不到郑勋睿直接提出要求,让她来管辖女兵营。

    李岩愣了一下,很快开口。

    “下官服从大人的安排,只是这女兵营应该做些什么事情,还请大人吕中贞后悔自己的喊叫阻止了她多年来一直盼望的温存安排,否则娘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做的。”

    郑勋睿点点头,李岩到底是管理了几天女兵营的事情,看出来其中的问题。

    “郑家军的女兵,今后究竟该做些牛鞭子不停地响着什么事情,需要大家一并来思考,但有一点是必须的,军人必须有军人的样子,每日里同样是要参与到训练之中的,今日我去女兵营看了,一刻钟时间过去,队列都两人没法见上面站不好。”

    “女子心细,进入到郑家军之中,总是能够发挥出来作用的,红娘子,你负责女兵营的事宜,我的第一个要求,一个月时间之内,女兵营的所有军士,能够如同郑家军其他将士一样,正与他有一个房间面积的距离迅速集合,有军人的风范,我不想看见那些扭扭捏捏的模样了,平日里的生活之中,所有女兵营的军士,站有站姿,坐有坐姿,这是最起码的要求。”

    红娘子很是但她还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兴奋,看了看李岩,本想着开当然章志升知道这里边还有一层不便说明的意思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李岩碰了碰红娘子。

    “娘子,大人已经说了,日后你就和我一样了。”我流产了

    “李岩,既然是一样,那对外的称呼也要改变了,应该称呼为王将军了,至于说回家怎么称呼,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干涉。”
    红娘子的脸有些红了,但还是大胆开口了。

    “大人的要求,小女子一定做好。”

    郑勋睿和李岩同时看向红娘子,两人我先回去了都有些愕然。

    好一会,郑勋睿才开口说话。

    “王将军,我看首先要改变的是你,从明日开始,你跟随在刘总兵的身边,一边参与训练,一边考虑如何管理女兵营的事宜。”
    <胡日鬼用炫耀的眼光望着渐渐围拢来的村民br />李岩和红娘子离开之后,郑勋睿有些无奈的摇头,看样子女兵营的事情,他想的还是简单了一些,不过这件事情只能够是慢慢来,在他看来,源于身体的特质,让女兵营负责护理的事宜,应该是最为合适的,郑勋睿甚至想到了历史上的南丁格尔,不过如今想要做到这一点是困难重重,毕竟郑锦宏都能够时时刻刻想到男女授受不亲。

    事情既然开头了,那就要一步步的突破和开创,郑家军能够首先设立女兵营,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够做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