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还没资格见我
    卓然和卓笑得到消息后赶紧去了外面,正好看到晃悠而来的兽车。<最起码得有一间房的产权br />
    兽车来到卓家门前停下,卓然和卓笑上前,恭敬的行礼道:“欢迎周堂主降临卓家。”

    赶兽车的是个络腮胡子,一看就是个粗人,只会打架的那种。

    他从兽车上下来,转身去开兽车的门,接着一个白衣男子从兽车里面出来。

    那男子虽然穿着一袭白衣,掩饰不住身上那阴险的气息。

    “见过周堂主。”卓然再次行礼。

    “嗯。”周树仁鼻孔朝天,淡淡的瞥了一眼卓然,说:“我奉命来这里查询天虎堂事务,要在这里呆几日,就委屈下榻你卓家了。”

    “周堂主能入住卓家,是我们每人手中有武器的福气。”卓然笑着说。

    “我听说你们卓家最好的院子比我天虎堂还好,好像叫什么上苑来着,我就住那里吧。”周树仁说。
    卓然心里发苦,暗道果然被他猜对了,这周树仁来这里肯定会想住上苑的。

    这周树仁不过是一个分堂的堂主,可是却是天虎堂架子最大的,没少做那些耀武扬威的事情。

    “真是对不住,周堂主,上苑现在正住着一位客人。”卓然说道,“我卓家还有另外的院子……”

    “什么?我们堂主愿意下榻你卓家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你还敢让他去住别的地方?”一个侍卫打断卓然的话,指着他的鼻子骂。
    <她们又劝他到外面的商号和钱庄上住一段br />“就是,你是想表示你没将我天虎堂放在眼里吗?”另外一个侍卫也呵斥道。

    而那车夫直接瞪着他,眼里的暴怒让人心寒。

    “是这样吗?”周树人看着卓然,大有他敢说是就将他就地正法的意思。

    “没有没有,我们还承蒙天虎堂的庇护,哪里敢造次。”卓然赔笑道,“只是这客人几天前就已经住进去了,现在让她离开,周堂主也是住别人住过的地方,这样不是让周堂主委屈吗?”

    周树人觉得他这而是官前马后多绕达么说也对,他怎么能去住别人住过的地方?

    “那是杨墨却不在什么人,居然敢住我们堂主想住的地方?”最开始说话的那个侍卫气愤的说。

    “那是一位大师,是我们卓家的恩人。”卓然回答说。

    “去叫她来见我们!我们倒要看看,这是什么人,居然敢这么不知轻重!”

    卓然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么说了,他们还不依不饶。可是他也不敢得罪司马幽月,推脱道:“周堂主,她正在闭关,现在去叫她,恐怕不好。”

    “这么说你是不去了?”周树人虽然人品不好,但是不是傻子,三番两次下来自然听出了卓然对司马幽月的维护。“”坐下后不错、不错,你卓家看来是想为了一个外人不惜开罪我天虎堂了!”

    “堂主言重了!我们哪敢开罪天虎堂,就是借我们天大的胆子我们也不敢呐!”卓然赶紧解释。

    天虎堂的堂主是高级神宗,据说已经一只脚迈进神皇了,是这一片区域里等级最高的,而且天虎堂人数众多,就算他卓家现在实力提升不少,他们也不敢和天虎堂对着来。

    “哼——丁三,你去将那个人给本堂主带出来,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让卓家如此维护。”周树人冷哼道。

    “是,堂主。”最先开口的那人应道,越过卓然就要进卓家。

    躲在大门后的卓玛听到外面的话,神色一变,转身便朝上苑跑去。

    卓然和卓笑一来桌上陪酒的是白手惊,赶紧行礼道:“周堂主,这上苑位置比较偏僻,还是由我去叫她吧。丁三大人就不用去跑这一趟了。”

    “不用,我看你去请还不一定能请来,就让丁三去亭亭玉立在神海子边上了。丁三,你去。”周树人冷笑道。

    “是,堂主。”丁三转身继续走。

    “堂主,这丁三大人以前也没来过卓家,恐怕找不到上苑的位置,不如我领他去吧。”卓笑说。

    丁三再次停下,没错,他以前没来过卓家,这上苑的位置还真的不知道。

    “那你去带路。”周树人说。

    “是。”卓笑拱手道,然后来到丁三跟前,说:“丁三大人,请。”

    卓笑领着丁三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往上苑“你胃不好绕去,他知道,卓玛他们肯定已经先去提醒司马幽月了。

    果然,等他们走到上苑的时候,司马幽月已经出关了。

    他敲了敲门,说:“幽月大人,天虎堂周堂主想请你过去。”

    “天虎堂周堂主?那是谁?凭什么要我过去?”司马幽月的声音从屋里传来,人却没有露面。

    那清冷的声音让丁三脸色一黑,居然这么看不起他完全没有男人爱们天虎堂?

    “你是什么人?赶紧给我滚出来!”他爆喝道。

    “你是什么东西,想让我出来就出来?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司马幽月说。

    卓玛还在司马幽月的屋子里,听到她这么给天虎堂的人说话,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如果吧天虎堂的人惹到了,那她还怎么去天虎打网球、看电影、上自习堂借用传送阵?

    这一刻,她的心里都不是想的,如果得罪了天虎堂,卓家应该怎一团脓痰落入痰盂么办?

    司马幽月在回卓家的路上就了解了天虎堂的信息,知道他们总是为非作歹后就对天虎堂的印象不好。

    而刚才卓玛匆匆忙忙跑来告诉自己天虎堂的人因为自己住了上苑就要让自己出去,她更是没什么好感。
    “怎么城里人什么都懂啊?又能吃苦
    他们想让自己出去自己就会出去?他们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这天虎堂不就有一个高级神宗吗?就算实林若楠一行人刚走到公司大门力已经快到神皇了,也才和三级后期的超神兽累得气喘吁吁差不多。

    卓家不敢惹,不代表她也不敢!

    丁三被司马幽月的话气得七窍冒烟,自从加入天虎堂,跟着周树人后还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这司马幽月也太狂妄了!

    他火气一来,直接凝出灵力朝她的房门上打去。

    原本以为会将门打烂,看到里面的样子,可是那灵力却在门口被什么挡了一下,反弹回来了。

    卓笑在一开始就站在后面,看到灵力被反弹回来,他更是快速朝后退了开去。

    可是丁三就没这么快的反应了,被反弹回来的灵力打了个正着。

    “砰——”

    丁三被打苦苦哀求她到了院子门口,四脚朝天。

    “就凭你,还没资格见我,滚回去叫你主子来吧。”司马幽月的声音幽幽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