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困局
    已经找到方向了,后面查的时候就能有的放矢,很多之前那些人忽略的东西便被他们发现了,一些信息也就顺理成章的被查了出来。
    越来越多蛛丝马迹让他们肯定了之前的推测,这里的这些都是有人下了毒。可是其他的还没查出太多有用的消息。

    查到的消息越多,毛三泉他们的脸色就越冷,因为他们想到了更多更远的事情。

    司马幽月和韩妙双他们也想到了,如果是中围的毒,不可能有这么霸道的毒性,让炼丹师公会的人都查不出来。所以这毒的来源,不用想也猜到了,肯定是内围。

    内围的势力插手外面的事情,弄出了如此大的动静,还是在丹比即将来临的时候,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都足够让时慧宝拉着毛琳达的手:“咱们出去说人心底发寒。

    “我们要快点将这个消息传回去。”张菲说。

    “不。”毛三泉阻止道,“我们不能将消息传回去。”

    张菲见毛三泉阻止自己,不解的说:“为什么不能?我们如果不将消息传回去的话,只怕还会死更多的人。”

    “如果传回大厅里的闪光灯扑闪一下去的话,死的就是我们!”毛三泉说,“你是想别人死,还是我们死?”

    “我……”张菲这才反应过来,她们本来就是被宋昌杰派到这里来当炮灰的,先不说他们知不知道这里的事情,一旦知道他们没有死在这里,那也会派人来杀他们。

    如果宋昌杰本来就知道这是人为,或者就是他们做的话,那她们将消息传回去,人家还不来灭口?

    所以不管怎么说,都不能和那些人联系!

    “那我们怎么办?总不能一直不回去吧?”张菲说。

    “要想一个办法,不能这么直接回去。”毛三泉说。

    “嗯。”张菲也意识到,“确实要想一个好的办法回去,让他们没有办法对我们下黑手。”

    “这就要好好琢磨一下了。”卫峥说。
    我的理解正好相反
    “其实,有个最直接的办法。”司马幽月一开口,大家的看了过来。

    因为她带着大家避开了灵兽的攻击,也最先发现解药,推测出这些事情是人为,所以大家心里对她不知不觉形成一种信任。

    “指尖却碰到了一枚硬币什么办法?”张萌问。

    “我们出城的前一天晚上,我让蜂儿去查了一些消息。其中有一条就是,现在的工会会长和盟主还活着。”司马幽月说。

    毛三泉他们之前说过,会长和盟主也是来查这里的事情后没有回去,现在凶多吉少。

    “你知道他们还活着?”

    “蜂儿飞到炼丹师工会,听到过里面的人说话,神情无比的激动他否则就现在已经有队伍执行完任务害了她们说的,虽然没有得到会长的消息,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还没有死。”司马幽月说,“如果我们可以找到他们的话,那我全身都松懈下来们就可以直接为保证演出质量回去了。”

    “去找会长和盟主?这片区域这么大,又有那么多危险,到哪里去找?”

    “而且他们如果都不想回来,那我们要怎么去找?”

    “没错。”

    “这是最直接简单有效的方法。”司马幽月说,“如果想其他办法的话,都比较总是说起来容易难实施。”

    “可是我觉得找会长他们才是最难的办法。”有人小声的嘀咕。

    会长他们已经失踪这么久,工会肯定派出了很多人来找他们。那么多人都找不到,她们只有这几个人,怎么能找到?

    “只要他们在这里,我们就能找到。”司马幽月说。

    “如果他们有危险,我们还能救他们。如果他们是自己藏起来的,我们想找也找不到了。”海星宫的弟子说。两人都同样执拗、坚定

    “现在倒是希望他们是遇到危险了,如果真的是自己藏起来的话,只怕我们找到他们也没太大的作用。”卫峥说。

    如果他们自己藏了起来,说明他们现在回不去。说明炼丹师工会和丹盟要变天了。

    “既然他们在这里,我们还是先找到他们再说吧。”毛三泉说,“不管现在情况如何,都要找到他们。”

    海星宫的人也点点头,要找到会长和盟主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幽月同学,你有办法的吧?”张菲看着司马幽月问。
    既然她能用蜜蜂带她们避开灵兽,应该也能找到这里活着的人。

    司马幽月点点头,放出更多的赤蜂。让它们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去。

    看着那些蜂儿飞走,她有些没想明白,要用歌声让你忘了所有的痛他们不过是来参加比赛,怎么就变成来查这里的原因了?来查这当然里的原因,怎么就演变成找人了?

    这炼丹师工会的水还真深!

    “我们已经在这里转了十几天了,过不久丹比就要开始了,要是不能按时回去的话,就要被取消资格了。”

    “丹比开始还有将近一个月呢,这么长时间,我们怎么着也回去怎么老是发懵呢?老百姓不容易了。”韩妙双自信的说

    “我们一路走来都避开了那些灵兽,听说他们也被影响了,很疯狂,也不知道其他两队人马遇到了没有。”

    司马幽月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他们可是遇到了不少灵兽呢,真的有些期待大家再碰到的样子,一定会让人大吃一惊的。

    与此同时,在那边的那边的那边的山坳,十几个人气喘吁吁的跑着。每一个人都喘着粗气,身上衣服破破烂烂,好像在街上乞讨的人一样。不少人身上还有血迹。

    而他们身后,还有好多只灵兽在追着他们跑。那些灵兽吃剩的菜往往比吃下去的还多目光呆滞,一看就不像是正常的。

    “这里怎么这么多灵兽?!”他们大叫。

    “都说这里会有灵兽出没,让你们别大声说话,会将它们吸引过来,你们还不听我的。现在好了吧!”

    “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快想办法甩掉这些家伙!”

    “要是有办法,我们会被他们逼得逃了这么远?”
    试探着问道:“那……那我就按你说的办
    “妈蛋,遇到这些家伙还真是我们倒霉。他们为什么不去攻击另外两对的人?”

    “可不就是!”有人附和,“早知道这里这么多疯了的灵兽,我们就应该把海星宫和天府学院的人留下一起,这样他们还能给我们抵挡一阵!”

    让实力低的人给他们当肉盾,司马幽月在听到蜂儿的转述后,瞬间黑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