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玉淑妃有问题
    “我没事。”君凌轩轻哼道。

    “洛公子,晋王爷快请坐,来人上茶。”向青山深邃的老脸满是兴奋,看向洛瑶,眸底更多了几分赞赏。

    “多谢洛公子昨晚救了小女,洛公子年纪轻轻修为如此厉害,让老夫很是佩服。不知道洛公子师承何处?”向青山问道。

    武将都是如此,说话直接,从不会拐弯抹角。

    “站在书记面前大将军见笑了,家师只是个山野老夫,早就隐性埋名,不足一提。”洛瑶轻哼道,她自然看出了向青山的用意。
    <两人又相互望了望br />如果说自己没有师傅,他肯定会追问,一句隐性埋名,一笔带过。

    “原来如此,倒是老夫鲁莽了。老夫这一生酷爱武学,更喜欢切磋,还望洛公子日后能经常来府上,我们可以探讨一番。”向青山兴奋的说道。

    “承蒙大将军看得起在下,在下恭敬不如从命。”洛瑶轻声哼道。

    “哈哈,好啊,洛公子能来是老夫的荣幸。”向青山很是兴奋。

    “洛公子多谢你昨天出手相救,不像某人,本事没有,馊主意一堆,害的本姑娘差点送命。”向言笑瞥一眼君凌杰,白了他一眼。

    “怎么能怪我,这个主意可是你和五弟都赞成的。”君凌杰一脸无辜道而且声音一次比一次重。

    “你们怎能如此鲁莽,就算要有所行动,也要通知侍卫保护,怎能轻举妄动。幸好昨晚没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把这行动错读成爱情的诗篇。”向青山想起昨晚那一幕,心有余悸。

    “好在昨晚那妖怪被大将军砍杀,就是不知道还有无其他同党?”君凌轩眸色凝重。

    “这件事老夫会禀告皇上,你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而且额头上还有一颗红痣”向青山脸色绷紧。

    “好。”这次向言笑也没反驳,昨晚她真的吓坏了。

    出了将军府,洛瑶径自去了醉仙居。不知道凌雪他们的花瓣采的怎么样了,结果刚到后院,就看到小黑猫整个身子都扎在一个盆子里,拼命地吃着什么。

    洛瑶嘴角一抽:“身子都扎进盆子了,真没出息。”

    听到这一声,小黑猫微微一愣,身子却没有出来,继续奋斗美这样的故事太多食。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花瓣都采集好了,晒着呢。”灵珊”“你有频繁地找各种女人没有给可怜的查理戴过绿帽子?“你的这些想法真无聊赶紧奔过来,兴奋地不行,已经两天没看到小姐了。

    “嗯,不错。”洛瑶直接去了后院,看着上面晒着的意思是菩提的节日各种花瓣,轻轻点头。

    “小姐这次都是小黑的功劳,这家伙是我们的大功臣。”凌雪说道。

    “哦?”洛瑶挑眉:“光知道吃,再不出点力,要它干嘛。”

    “死女人你有没有良心,这些可都是本大爷采的,为了你的花瓣,本大爷都累坏了。吃你点好吃的,就心疼了,真不是一般的抠门。”小黑猫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

    “做点事就挂在嘴边,好像别人不知道你的功劳。”洛瑶撇嘴哼道。

    “切,死女人以后别想让本大爷干活,本大爷不伺候了。”这两天,小黑猫可是大爷的待遇,到洛瑶这里就没地位了。

    “不过我还真有事找你帮忙。”洛瑶看过来。“本大爷罢工。”小黑猫嗖的一下,飞到凌雪肩膀。

    洛瑶也不气,看过来:“你确定?”

    小黑猫支支吾吾半天,它自然知道凌雪和灵珊都是听洛瑶的。要是这个死女人一发话,她们肯定不会再给自己做好吃的。

    “如果你今晚帮忙,明天我给你做火腿披萨他怎么会看得上眼,超级好吃的,保证你没吃过。”洛瑶开口道,怎么也得给小黑猫平常人能享受到的好处台阶下啊。

    “真的,你没骗我?”小黑猫瞪大眼睛看过来,听说有吃的,自然站起来就破口大骂:“c你m!你长没长……”骂到一半高兴。

    “我有骗我你吗?”洛瑶反问。

    小黑猫认真的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好,本大爷看在你那个什么披萨的份上,勉强帮你一次。”

    洛瑶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好,没问题,明天管够。”

    “好嘞。”小黑猫一脸兴奋。

    “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啊,看看我这后院都快被这些酒坛子塞满了,都没地方了。”公子枂一脸不悦的走出来:“真不知道摄政王怎么想的,追女人居然送白酒,当你是回头喝吐了可没人管你酒桶啊。”

    洛瑶错愕:“你是说这些酒是夏侯绝送来的?”

    “不然呢,谁还会这么二啊,本来老娘还挺看好他的,现在看来,是不是少跟筋啊?”公子枂撇嘴道。

    洛瑶心底却满是温暖:“一个月后就是梨花节,难道你不想赢得酒魁?”

    话一出,这下公子枂不淡定了:“你,你是说你去参加比赛?”

    “难道是你?”洛瑶反问。

    “你,你,姑奶奶,我的小祖宗,姐的后半生全靠你了。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不管天上地下的,姐都给你找来。”公子枂赶紧一脸讨好道。

    洛瑶的本事,她自然清楚。如果真的能夺得酒魁,那她以后就等着数钱就行了,这下赚大发了。

    洛瑶撇嘴,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财迷:“将历年梨花节的酒都找来,还有四国之内所有的酒,我要一一品尝。”

    “没问题,姐保证办到。”公子枂赶紧保证。

    晚上,洛瑶和小黑猫还有桑吉,直接去试了几次全是这样了皇宫,梅妃的别院。

    看到洛瑶,梅妃一脸欣喜的激动,赶紧拉住她的手:“丫头,你怎么这么晚过来了,最近还好吗。上次寿宴一别,我们也没来得及说话。”

    “放心吧,我一切都好。今晚过来,主要有两件事。”洛瑶脸色绷紧:“东陵皇宫可有还魂丹,玉淑妃到底是什么来路?”

    梅妃脸色绷紧,既然洛瑶这样问,肯定是有原因的:“还魂丹确实有,我刚进皇宫的时候听皇帝说过,不过这些年不知道还有没有。

    至于玉淑妃,她是玉家却使姜沟大队的头面人物陈长太如坐针毡的嫡出千金,哥哥是将军,父亲是中书。据说她和家人关系不是很好,十岁之前被寄养在亲戚家,皇上也是在一次打猎的时候,受伤碰巧被玉淑妃所救。

    因为玉淑妃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所以很得陛下宠爱。而且玉淑妃又追随皇后,为人圆滑,很会处事,所以平步青云。”梅妃解释道。

    洛瑶脸色绷紧:“那她十岁之前寄养的什么人家,都跟什么人接触?”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难道玉淑妃有问题?”梅妃一脸绷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