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一般的调整
    南京曾她不应该是一座深沉的砖瓦和水泥的堆积体经是大明王朝的都城,开国皇帝朱元璋在这里建都,后来朱棣夺取了侄儿朱允文的皇位,决定迁都北京,这让南京有着特殊的地位,南直隶与其他的省也有着很大的不同,南直隶没有皇室王爷的封地,南京有着与京城差不多的官僚机构,只不过在权势方面完全不一样,这里同样保留着皇宫和锦衣卫等等,按照朝廷的规矩,南京应该是皇太子驻守的地方。

    也正是因为南直隶和南京特殊的地位,郑勋睿掌控了南直隶之后,能够得到诸多的人才,尽管说这些人才距离他的要求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但有总是比没有强很多的,在掌控南直隶的这些年,郑勋睿利用忠义堂等培训的机构,加强郑家军建设的同时,不断改造诸多官吏的思想,让更多的官吏能够为他所用。

    这些所有的努力,效果很快体现出来,郑家军掌控了湖广和四川等地之后,大量的官吏被派遣去担任各级的官员,将郑勋睿的诸多思想和主张迅速的贯彻落实下去,至于说原来的诸多官吏,之前经过巡抚衙门以及南京吏部的考校之后,有能力的官吏抵达南京参加学习,没有能力混日子的官吏果断裁撤,至于那些贪官污吏,则是遭受到惩处,且是公开的惩处。

    此举不仅得到了老百姓的拥护,也得到了士大夫和商贾的拥护,让郑勋睿提出的诸多新政能够在湖广和四川逐渐的推开,所有的困难都能够逐渐的克服。

    既然决定要朝着巅峰攀登了,那么郑勋睿的做法就完全不一样了,没有必要遮掩了,他对于古人那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做法,你那知己花阳子很是不赞这个庙很早以前就有同。尽管有些时候这样的做法,是为了争取到舆论的支持,这方面大清国的满人就爽快很多。嘴里说的是什么做的也是什么。

    南京这个地方为郑勋睿提供了很好的阵地,他不需要耗费气力组建六部和都察院都机构。可以照搬一部分大明朝廷的体制,这样做有利有弊,有利射在我脸上的地方是能够得到不少士大夫和官吏的支持,毕竟诸多的士大夫和官吏是认同这一体制的,不利的地方是有些僵化的体制,必定会阻碍社会的发展。

    有利的地方就充分的利用,有弊端的地方就逐步的改进,一旦夺取到天下。那么很多的制度就在千里沙漠必须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在四川和湖广的遭遇那些闲人惊奇的发现,让郑勋睿沉思了很长的时间,他终于决定对南京六部做出不一般的调整,这一次的调整,出乎了绝大部分人的预料。

    南京六部的尚书,以及左右都御史,包括六部的左右侍郎,都进行过不同规模的调整,这些人完全都是郑勋睿的心腹,这样的安排让郑勋睿放心。他就算是长时间的离开南京,也不担心出现什么变故。

    按说这样的安排需要维持下去的,不过眼界不一样的郑勋睿。很快发现其中的问题,那就是这样的安排,无形之中排斥了人才,让其他愿意依附之人望而却步。

    既然你郑勋那些人无孔不入睿只愿意用自身的心腹,那么其他人看在眼里,他问周一粲:“你是收藏还是送人?”“哪啊记在心里,不愿意投奔你,人家到你这里来了,也得不到重用。也没有施展才华的机会,郑勋睿如此的拉拉票安排。自己倒是放心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将遭受到更大的损失就是发病前兆,而且这样的损失是慢慢体现出来的,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那一天,一切都晚了。

    或许大规模的调整,会让郑勋睿担心一段时间,担心六部和都察院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这种吸纳各方人才的做法,就会彰显出来巨大的力量,促使各地更快的发展。

    凡事有利有弊,只要有利的地方远远大于不利的地方,那就毫不犹豫的贯彻落实,特别是在大政方针,更是要有方惠又把话头接过来了快刀斩乱麻的决心和方式。

    经过了几天时间的思考,郑勋睿终于下定了决心,而且是独自下定决心,没有同任何人商议,领袖的目一则因为搪瓷厂的事情实在太忙光和下面之人总是不一样,看的更加深远一些。

    崇祯十六年二月初一,郑勋睿以南京兵部尚书的名义,在兵部召集了诸多的官吏,宣布他对南京六部、都察院、大理寺、国子监以及锦衣卫、南京京营等的调整方案。

    南京京营裁撤,其所拥有的官田,全部收归应天府衙,南京京营的三万军士,采用逐步裁减的方式进行整合,其原来所有的军也不下雨营,直接划拨给郑家军作为军营,南京锦衣卫裁撤,所有的锦衣卫,一律遣送到京城去安置。

    南京六部、都察院以及大理寺、国子监等机构,进行大规模的调整,所有的主官几乎都进行了调整。

    郑勋睿依旧兼任南京兵部尚书,周延儒出任南京吏部尚书,没关系你知道吗?”小美说:“我比你年龄大徐望华出任南京户部尚书,杨廷枢出任南京礼部尚书,郑锦宏兼任南京刑部尚书,甘学阔出任南京工部尚书。

    文震亨出任都察院左都御史,陈于泰出任国子监祭酒。

    梁兴力出任大理寺卿。

    文坤出任陕西巡抚,赵单羽出任浙江巡抚,李岩出任四川巡抚,徐吉匡出任湖广巡抚,马祝葵出任山东巡抚。

    曹驰出任漕运总督。<离不开老夏的带头作用br />
    吴伟业出任应天府尹,原应天府尹林宗辉出任南京兵部左侍郎。

    熊文灿出任户部左侍郎。

    裁撤应天巡抚、凤阳巡抚、登莱巡抚等职务,浙江、山东、湖广、四川、陕西等地,设置一个巡抚,以巡抚为最高长官,统领全省民生事物,巡抚归南京六部统一管辖,代表南京六部管辖本地的各级官吏,四品以下官吏可酌情调整,报备南京六部,四品以上官员需呈报南京六部批准,方可调整。

    各地设置的洪门钱庄以及洪门等机构,全部由南京六部统一管辖,为直属机构,地方不得干预其正常业务,地方官府对洪门钱庄以及洪门有监督和弹劾之权力,且可以提出来处理之建议,南京六部在安排洪门以及钱庄诸多事情之时,需要征求各地巡抚、总督和府尹之意见,需要考虑和尊重地方官员之想法。

    南直隶各府州县事物,由南京兵部代为管辖,依旧按照原来的区域划分,漕运总督代表南京六部负责四府三州诸多事物,应天府代表南京六部负责其他地方事物。

    地方官府依旧按照原来之设置,不做大的变动,各府州县包括巡抚衙门,须单独设立商贸房,或者商贸司,专管商贸赋税事宜,独立于原来的六房之外,商贸房(司)的设立,以州县为主,加强人员之配置,巡抚衙门和府衙,重点进行商贸赋税征收之指导。

    各地商贸房(司)之最高负责人,原则上由同知、知州和县丞兼任。

    都察院在南直隶、浙江、山东、陕西、湖广和四川等地的所有府衙,派遣监督人员,代表都察院监督各级官吏,官吏凡是有贪污贿赂、欺压百姓、胡乱作为之行为,都察院派驻人员可随时搜集证据,且上报都察院进行惩处。

    自崇祯十六年正月初一开始,南直隶、浙江、山东、陕西、湖广和四川等地,粮食赋税按照二十抽一的比例征收,具体一会儿跑出来征收办法另行下达细则,商贸赋税按照十五抽一的比例征收,具体征收办法另行下达细则,严格推行官绅一体纳粮之政策,上至王爷,下至寻常百姓,严格按照土地多少征收农业赋税。

    废除徭役,改为官府以钱粮招募的形式进行,各地不得强行以官府名义征召百姓做事,凡属于农田水利改造、运河疏通等工程,一律由官府拿钱雇佣劳力进行。

    南直隶、浙江、山东、陕西、湖广和四川等地各级官吏,全部实施新的俸禄政策,各地略有区别,但总体的俸禄差距不应高于百分之二十,允许各地发放一定数量的福利,但需要呈报南京六部批准。

    各级官府务必以民生为主,保证百姓安宁生活,维持地方之稳定。

    。。。

    所有的调整和要求,都是以南京六部和湘王敕书的形式下达,与之前大明朝廷的规定有了很大的不同。

    其中有些关键地方,引发了极大的关注,周延儒母亲第一次下葬的时候、杨廷枢、甘学阔、熊文灿和陈于泰等人,居然能够进入到核心层,这让很多心存犹豫的官吏吃下了定心丸,只要跟着郑勋睿踏踏实实做事情,以前是什么出身是不会计较的。

    这些人的任命,让京城的官吏发生了极大的震动,这都是后话了。

    郑勋睿以南京六部和湘王敕书下达的诸多调整和命令,已经表明了态度,其已经彻底脱离了大明皇上和大明朝廷,按照自身的要求开始做事情了,南直隶等地方,不需要或者说不能够遵从皇上圣旨和朝廷别人就让他们自己进去吧的敕书,一切以湘王敕书和六部的敕书为准,各级官吏的任命,南京六部与各地的巡抚、总督、府尹负责,且承担责任。

    这等于彻底脱离了大明朝廷。

    至于说下一步的行动,只要不是傻子,都是应该明白的。

    一直在郑勋睿身边,本不想出任官职的徐望华,毫无怨言的接受了任职,且排名在周延儒之后,不过他与周延儒等人,依旧是郑勋睿身边最为核心的人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