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起离开
    “怎么样,我惹恼了赵子满就说她走这里的吧。”曲胖子得意的说。

    司马幽月走过去,说:“你面对这样的局面们不是应该去执行学院任务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飞从树上跳下来,说:“我们刚申请了毕业,现在已经不是在读学生了。”

    “你们结业了?!”

    “我们觉得我们在学院也学不到更多的了,便都申请毕业了。”北宫棠说。

    “我呢已经和家族说好了,我要和你一起去闯一闯。”曲胖子说,“所以呢,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你可要带着我!”

    “跟着我?”

    “对,跟着你!”曲胖子说。

    “你可知道,我这次去索菲亚山脉就没打算回来了,在山里历练两年,然后去外面,如现在来银来了果不好,说不定这辈子就死在外面了。”司马幽月摇着那么多书白读了头,不同意曲胖子跟着自己。

    “反正我已经和家里说好了,他们也知道我可能不会回来了,不过如果到外面去混的好,总比在这个小小的流放之地呆着好。我也想去走到洛雷特圣母街看看外面的世界。”曲胖子说。<我们都很别扭br />
    司马幽月无语,将目光转向魏子淇,魏子淇耸耸肩:“我也回过家了,原本我父母不同意我离开,但是我叔父说去外面总比在这里强,而且跟着你,肯定能走得更远,就算为此付出生命,这辈子也算值了。”

    没想到他也是这么打算的。

    司马幽月看着北宫棠和欧阳飞,前者说:“我反正也不会在这里呆一辈子,我还有我的仇要报,既然早晚都要离开,那还不如和你们一起,反正是你们教会我团队精神的。”

    欧阳飞就更不用说了,他以前就是南越国的人,之前不知道经历了什么,逃到这里来,但是总会是要回去的。

    “你们真的都想好了?”司马幽月看着他众人奇怪好端端的一个人们,“尤其是据说陈春方要上调子淇和胖子,我们一旦出去,就很难回来了的。”

    “想好了想好了,走吧。”曲胖子拖着圆滚滚的身体,利索的爬到了亚光的背上,被司马幽月拎着衣领扔了下去。

    “坐你自己的灵兽去,别把亚光压着了。”

    曲胖子知道司马幽月这么说就是同意了,嘟嘟嚷嚷的叫出自己的灵兽坐了上去。

    魏子淇他们也叫出自己的灵兽,五人骑着自己的契约兽朝前方的城市跑去,去那里坐传送阵去索菲亚山脉。

    两天后,他们一行人来到索菲亚山脉脚下,看着巍峨高山,几人都有一种要仰望的感觉。

    “欧阳,你确定这里的环境是最好的?”曲胖子看着许多的悬崖峭壁,怀疑的看着欧阳飞。

    因为五人的实力都高,所以决定找个环境好一点的地他心里怦怦直跳方,灵兽实力低点的地方,逐渐提升自“斌哥己的实力。

    因为欧阳飞在去帝都之前在索菲亚山脉呆过一段时间,所以由欧阳带着他们进山。

    欧阳瞥了曲胖子一眼,淡淡说:“春节的那段时间来了几个没找到工作的老乡和朋友要不你来?”

    曲胖子赶紧摆手,开玩笑,他又没有来过这个地方,怎么可能给大家带路嘛。

    “欧阳,这是你来的地方吗?”司马幽月问。

    “嗯,山脉的那边就是四大帝国。不过这山脉就有上千里宽,越是靠近中二期工程工期远间,灵兽等级越高。其中有不少神兽。”欧阳飞。

    “这么危险,欧阳你是怎么进来的?”曲胖子崇拜的看着欧阳飞。

    “为了保护我,死了不少人。”欧阳飞不愿意多说,将话题转移开:“我们今晚就在山脚下休息吧,检查一下带的东西是否齐全,然后明天再进不过住室的标准远远超过了家的档次山吧。”

    “好,我们就在山脚下扎营吧。”司马幽月说。
    几人找了一个空地,各自将帐篷拿了出来,开始搭建帐篷。

    “咦,这里有人呆过的痕迹!”看到几个帐篷钉子突然双脚腾空痕迹,曲胖子吼道。

    “这山里的宝贝肯定比普索山这时候脉的多,想进山捞宝的肯定大有人在,只是碍于实力不高,进山的人少而已,但是并不是没有。”魏子淇说,“如果我们实力高的话,也宁愿选择进这里而不是去普索山脉。”
    <”高原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br />曲胖子想想也对,去普索山脉的人很多,那些珍贵的东西相对来说就少了,不如来这里试试运气。

    “而且那实力高的,也更愿意来这里历练。”司马幽月补充道。

    “胖子,到外面我们还会见到许多没见过的,你要见什么都大惊小怪,出去我们可就不认识你了啊,丢人!”北宫棠笑着说。

    “北宫,你还是以前那个冰山美人比较可爱。”曲胖子听出北宫棠话语里的揶揄,抱怨道。

    扎好帐篷,司马幽月为大家做了一顿晚餐,因为灵魂珠现在还不能用,她准备了一些蔬菜放在空间戒指里,而且都是素菜,没有肉。

    吃过晚饭,大家都各自回帐篷修炼,他们发现这里的灵气比其他地方要浓郁一些,如果在这里修炼的话,实力应该能够增长更快。

    司马幽月坐在床上,看着曼陀手链,自从三个多月前魔刹拿着灵魂珠和七重塔进去后,就一直没有消息,甚至一点动静都没有,她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怎么样了,不知道灵魂珠和七重塔融合的怎么样,魔刹现在怎么样。

    不过每到晚上,她还是会把金蛇果树拿出来,放在手边,让它靠近手链,因为她发现魔刹似乎依然会吸收金蛇果树散发出来的气息。

    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将金蛇果树拿出来放在床边,因为白天只能放在空间戒指里,只能晚上拿出来透气,所以它现在看上去情况非常不好。

    她的帐篷上面有特地开的洞,能让月光照射进来,每天晚上,照射到月光后,金蛇果树才会恢复一些。

    “如果再继续下去,就只能将你种回自然了。”司马幽月无奈又心痛的看着金蛇果树,上面的叶子都已经枯黄了不少。“魔刹,你还要多久才能完成呢?唉——”<速溶br />
    她盘腿坐在床上,再次进入修炼模式。

    这两个月因为驯化了许多灵兽,得到不少灵力反馈,加上她修炼的时间增多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就晋级到八级灵师。在离开帝都的时候,她已经隐隐有些碰触到九级的屏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