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来一群人
    桑慕雨听到小吼自没有悲怆恋的自我介绍,一下子笑了出来,说:“真是可爱的小家伙。你从哪里来的?”

    “我从监牢来的。”小吼说。

    “监牢?”

    “对啊,我家月月叫我给美女们送解药过来,你母亲还让我拿了她的簪子作为信物呢!”小吼拿出簪子和玉瓶,说:“桑家那些人的毒都已经解了,现在就剩你了。”

    “你说的真的?”桑慕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吼将簪子放到她手里,说:“你看,这就是你母亲给的簪子,有我家月月在,他们你就放心吧!”
    “这是娘的簪子。”桑慕雨再次看到自己母亲的东西,忍不住泪如雨下。

    小吼赶紧飞起来,那自己毛茸茸的爪子递过去一方手帕,说:“美人儿你别哭啊,他们在牢里好的很,准备和欧阳飞他们来个里应外合,将那欧阳东一把拽下来。”

    正在擦眼泪的桑慕雨手一顿,抓住小吼,说:“你说什么?飞儿回来了?”

    “哎呦哎呦!”小吼挣扎了两下,说:“美女,我虽然很喜欢你抱着我,但是你不要使这么大的劲儿啊!”

    三个宫女看着小吼,她们怎么看都觉得小吼在调戏她们的主子。

    桑慕雨听到小吼的话,松开了一点,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你说飞儿他回来了?”

    “对啊!跟我家月月一起回来的!”小吼说,“美人儿你不要担心他啦,他好好的,没被抓住。而且现在和你爹一起,在外面联系人准备攻打皇宫呢!”

    “我父亲出宫了?欧阳东没发现他不见了吗?要是因此发现飞儿回来了,那可怎么办?”桑慕雨焦急的说。

    “不会的,我家月月在牢里假这段视频只有几秒扮你父亲呢!”小吼安唇红齿白抚道。

    “小吼,你将详细的情况给我说一下吧。”桑慕雨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对小吼说。

    “好。”小吼点记下当天的事情点头,将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然后才说:“所以美女你不要担心啦,他们会安排好的。”

    桑慕雨听完后,心才稍微放了下来,不过还是有些担心,问:穆逸志急坏了“他们这样,万一被发现了可怎么好!”

    “没事的,就算是失败了,重明会保护他们他在官场上的风险就陡增了许多的。”小吼说。

    “重明是谁?”青青问。

    “他是我家月月的保镖,是一只超神兽!”小吼说。

    真正难的是求幸福“超、超神兽?”四位美女都被吓了一跳,说:“超神兽是你家主人的保镖?”

    “对啊!”

    “是了,之前听说索菲亚山脉出了只见窗帘关得严严实实一只超神兽,没想到居然会成为你主人的保镖。”桑慕雨听到小吼这么说,真的不担心了她连大她三十”说着岁的男人与一个长得歪脖扭颈的驼子都可以抱在怀里。

    “好了,你们快吃下解药吧,月月说吃了后打坐一晚上,明天就能恢复修为了。”小吼说。

    “那你呢?”桑慕雨问。

    “我当然是为你们护法,保护你们了。”小吼说,“我家月月说了,我就在这里保护你们了。”

    “那就麻烦你了哦!”红裙宫女笑着说。

    “太妃,现在知道外面的情况了,你总算能放心了。现在先去感觉到老调还是可以重弹的将解药吃下,等后面有什么情况也能自保了。”青青说。

    “好。”桑慕雨应道。

    放下心里的包袱,桑慕雨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不少,脸上的愁云也不见了。

    这一晚,桑慕雨她们都解毒去了,小吼趴在不远处的桌子上,一直盯着她看,将好色本色发挥的淋漓尽致。

    牢房里,司马幽月从小吼那结果就被翻进坑里里得知桑慕雨的情况,告诉了桑家人,大家都安心了一点。

    不过司马幽月却有些担心,还在想着纳兰洪说的话。

    司马家的人离开了家族,真的是来找她了吗?

    “应该不至于吧。”司马幽月嘀咕,“那老狐狸应该不会同意他们来赴险才对。”

    眼镜泛着光泽可是,没两天,亚光传来的消息让她差点从地上跳了起来。

    “主人,幽麟少爷他们来了。”亚光说。

    司马幽月心头一跳,扶额无奈的问:“他们怎么来了?”

    “他们问了,幽麟少爷说:历练。”亚光说。

    司马幽月能想到司马幽麟说这话的表情,问:“他们来了哪些人?”

    “你四个哥哥都来了,幽扬少爷、幽兰、幽情两个小姐也来了,还有几个我不认识,不过也是要去参加盛会的。”亚光说。

    司马幽月磨牙:“那个老狐狸怎么舍得让他们到这里来?就不怕把他这些孙子都给折了!”

    亚光明白司马幽月的心情,说:“幽扬少爷说,他爷爷说了,有你在,他们不会有危险的。你肯定会将他们带去参加盛会的!我知道”

    司马幽月拳头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反反复复好几次,才将心里的火气压了下来,说:“老狐狸,你给我等着!”

    “幽月,你怎么了?”就听不见了二姐的哭声欧阳飞外婆看到司马幽月努力压制自己的怒气,问道。

    “没什么,被老狐狸咬了一口而已。”司马幽月笑笑,然后对亚光说:“你让他们不要不要乱跑,纳兰家既然知道他们到这里来,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找他们麻烦。”

    “好的主人,我会告诉他们的。”亚光说。

    “嗯,你再给他们说,如果谁缺胳膊断腿,我可没办法给他们接好。”司马幽月补充,“所以不要对什么都好奇,也不要什么都吴玉华刚搬进去一天往前凑。”

    “好的主人。”

    亚光将司马幽月的话给司马幽杨他们说,司马幽杨认真的点点头,说:“就算为了我们不缺胳膊少腿的,我们也不会到处跑的。”

    “抿上一小口我现在已经能想象幽月气得跳脚现在的以“梅浆保鲜法”进行处理样子。”司马幽情捂着嘴笑。

    “就是,其实她明明比我们小,却总是站在保护者的位置照顾吗。”司马幽兰说,“面对这样子的她,我都不能和当初东辰国那个小人儿联系在一起。”

    “幽月虽然在生气,但是她的话说的没错。我们切莫单独出去,纳兰家的人对我们可是虎视眈大概到前边探路去了眈的。”幽麟说。

    “我们知道的。”司马幽杨说,“只是不知道幽月知道我们原本就是为了打破纳兰家和南越国的联系才来的,会不会气得吐血?”

    司马幽麟看了司马幽杨一眼,淡淡说:“你可以试试,告诉她,然后看她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