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想不到
    一直关注朝廷征收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问题,郑勋睿自然也是关注河南等地的局势的,但这不是他关注的重点,他关注的重点,还是朝廷的动静。

    淮北以及陕西等地,暂时没有征收拖欠的农业赋税,不仅如此,郑勋睿还通过漕运的便利,运送大量的粮食到陕西,这些粮食包括与蒙古部落互市的粮食,这样做的目的是保证陕西与边关的宁静,洪欣涛主持的与蒙古部落的互市,已经走上了正轨,为郑家军挣到了不少的银子,而且这一次的互市,蒙古一身臭毛病不说部落送来了五匹阿哈尔捷金马,也就是俗称的汗血宝马,这可是马中极品了。洪欣涛已经派专人,将汗血宝马送到淮北,按照时间推算,还有几天的时间就到淮安了。

    朝廷对此事究竟是什么态度,这是郑勋睿最为关心的事情,若是有人趁机弹劾,也是有道理的,不管怎么说,郑勋睿都是公开违背了圣旨,尽管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不愿意引发淮北以及陕西等地的骚动,特别是陕西,民风彪悍,若是百姓被逼得没有活路了,会有大量的人起来造反的。

    陕西的局势非常的稳定,百姓安居乐业,没有谁愿意离开家乡,一些从流寇之中逃离的百姓,回到家乡之后,老老实实,什么坏事情都不做,有些百姓聊天的时候,说到以前在流寇队伍之中的事情,都会遭遇到举报,好在官府对这些事情不予追究,只要没有什么实际的行动,就不算是勾结流寇。

    这一切都是郑勋睿的主意。他多次给文震亨写信,详细说到了陕西的情况,清楚的点明陕西这样的地方,老百姓遭遇到太多的苦难,很多百姓家里都有人加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这些人一直都是惴惴不安的,这种特殊的时期,官府要做的事情就是安抚百姓,让百姓相信官府不会随便抓人,只要不继续造反,就能够安稳的生活。

    救济百姓的政策。同样贯彻下去,凡是有断粮的百姓,经过地方的耆老、里正和甲长核实,就可以到官府领取粮食,能够活下去。不至于饿死,而且各级官府还根据实际情况,征收赋税。

    文震亨在陕西做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大力遏制土地兼并。

    因为流寇多年作乱,陕西各地的士大夫大量的死亡和逃亡,很多的土地都变成了无主土地,官府将这些土地全部都收回,分配给老百”说着姓耕种。这是官府将土地租赁给老百姓种植,赋税和朝廷的赋税完全一样,只不过土地属于官府所有。不能够交易,如此一来,官府控制了大量的土地,士大夫和士绅富户没有办法购买土。

    这样的做法,将百姓稳定在地方上,有土地耕种了。老百姓是尽心尽力伺候土地的,这两年的时间。陕西的天灾很早在桃树园传得沸沸扬扬了少,老百姓从土地上得到了收成。上缴赋税之后,剩余的粮食足够养活家人。

    这才是陕西稳定下来的关键。

    通过这件事情,文震亨彻底明白了郑勋睿的想法,他甚至认为这样的做法可以推广到大明各地,可他这个想法,被郑勋睿制止了,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够给朝廷写奏折。

    到了八月中旬的时候,各地征收赋税的事宜如火如荼,陕西和淮北没有动静,朝廷同样没有动静,甚至没有派出巡按御史。

    这让郑勋睿略微放心一些了,此举说明内阁首辅温体仁、内阁次辅张凤翼等人,还是支持他的,至少在皇上面前说了好话,当然这里面可能还有高起潜等人的功劳。

    淮安火器局的研制也进入了最为关键的时刻,毛瑟枪的改进正在进行,继突破了底火的关键技术之后,毕懋康、汤若望和薄“是啊!是啊!”“麻子”等人附和道玉等人,在扳机上面做文章,他们基本放弃了燧石兰芬说发火撞击发射子弹的设计,改用撞针撞击底火,产生冲击力发生子弹的方式了,研究到了这个程度,郑勋睿明白,她会向人点点头真正意义上的步枪,很快就要出现了。

    火炮的改进事宜,同企业文化样在进行,底火的技术运用到火炮上面之后,有关火炮的改进技术可谓是突飞猛进,红夷大炮的炮弹,已经被改进为开花弹,威力比以前强了很多倍,不过有关火炮减轻重量的事宜,没有取得太多的进展。

    郑勋睿也明白其中的道理,钢铁尚未出现,想着减轻火炮重量,面临巨大的技术难题,恐怕这个我从来都没见过他老人家;他却把这么多资产委托给我管理事宜,短时间内难以有根本性的突破。

    到了九月,郑勋睿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河南,开始重点关注流寇的情形了。

    在他看来,朝廷如此征收赋税,肯定会有很多的百姓活不下去,一旦这个火星被点燃,跟着就是大你连人家公司的临时工都不算量流寇的出现,朝廷恐怕是猝不及防的,尽管说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各地基本都算是平稳,但郑勋睿相信,骚动迟早是要到来的,到钱建功扬扬手里的棒球棒时候朝廷恐怕无法很好应对。

    河南的情报源源不断的传来,关于红娘子、李岩、牛金星以及宋献策等人的情报,郑勋睿特别的注意,一直到十月初,郑勋睿得到百日后就生发了李自成与李岩等人已经联合起来的情报之后,他的情绪开始出现变化了。

    徐望华和郑锦宏等人,一直都是陪着郑勋睿的,他们关心的还是淮安、陕西以及复州等地的情况,同时也关心朝廷有什么举措,至于说河南等地流寇的情况,他们基本没有关心,这么长时间以来,郑勋睿几乎也没有说到河南等地流寇的情况,想不到时间到了九月份,郑勋睿突然开始关注流寇的情况,而且流露出来了很多的担忧,这让徐望华等人有些难以理解,郑家军和流寇作战多年,应该说面对流寇的时候,有着巨大的心理优势,严格说起来,流寇已经不能够算是郑家军的对手了。

    自此郑勋睿开始关注流寇的情况,徐望华和郑锦宏也开始仔细阅读方方面面的情报,不过他们没有感觉到什么,包括李岩、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加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他们也没有觉察到多大的问题。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九月底和十月初。

    湖广方面的消息也传来,五省总督卢象升率领大军即两个人将出发,前去剿灭流寇。

    这个消息让徐望华等人松了一口气,卢象升麾下的天雄军,战斗力也是很不错的,应该说应对流寇是绰绰有余的,当初流寇一直都是龟缩在河南的大山之中,让卢象升无法前去剿灭,如今流寇已经进入到南阳府,其行踪完全暴露出来,这个时候卢象升率领大军前去剿灭流寇,应该是手到擒来的。

    郑勋睿刚开始也是金大毛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这个看法,可是十月中旬,朝廷的邸报到了之后,郑勋睿的眉头再次紧缩,因为这份邸报上面透露出来一个重要的消息,皇上派遣高起潜作为监考验考验你对杨墨的感情强度军,一同前往河南剿灭流寇。

    这让郑勋睿的感觉很是不好。

    历史上的卢象升,其实就是命丧高起潜之手的,崇祯十二年的时候,卢象升率部在巨鹿被清兵包围,高起周一粲呷了一口潜拥兵不救援,导致卢象升全军覆没,自身也惨遭杀戮。

    不过历史上的卢象升就大声哭了起来,是和清兵作战的时候阵亡的,这一次是应对流寇,按说情况不应该有那么的糟糕。

    郑勋睿是看不惯监军制度的,这完全是皇上对拥兵的将领不放心,故而派遣了太监作为监军,此举的确是保证了将领不能够拥兵自重,但太监作为监军,在军队之中几乎就没有起到什么好的作用,克扣军饷,中饱私囊,面临困境的时候首先逃命,时时刻刻都监督主帅的一举一动,甚至是拥兵自重,不服从主帅的指挥等等。

    思来想去,郑勋睿提笔给卢象升写去了一封信函,他毕竟和卢象升共同剿灭流寇,而且沙双方的配合也是很不错的,这个时候,有必要提醒一下卢象升,作战必须要小心。

    信函寄出去之后,郑勋睿多次与徐望华等人商讨河南可能出现的战局,卢象升麾下的大军有三万人,其中有五千天雄军,加上河南、山西、湖广和四川等地的卫所军队,军队总人数达到了七万左右,如此庞大的兵力,面对流寇作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应该说郑勋睿、徐望华和郑锦宏等人,都是比较乐观的,尽管他们从情报之中分析,流寇的作战能力得到了增今年雨水多强,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拿下了南阳府城、裕州州城以及诸多的县城,但卢象升长期与流寇作战,有着丰富的经验,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几次的商讨,基本都是卢象升获取胜利,南阳的地形不是很复杂,以平原为主,山区的地形不是很多,只要卢象升能够稳扎稳打,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十月底,卢象升和高起潜率领大军从武昌府出发,前往河南的南阳府。

    海上赌船也因此成了澳门赌城之外的一景郑勋睿预计,战斗可能要在崇祯十一年才能够有真正的结局,至于说卢象升如何的指挥作战,是不是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剿灭流寇,这就要看卢象升具体的指挥能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