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行我素
    北方的风起云涌,丝毫没有影响到南直隶和陕西等地。

    新任五省总督熊文灿上任之后,面对朝廷重大的变化,也是采取了巧妙的应对措施,一方面他想方设法的稳住十余万的大军,与已经占据开封府城的李自成对峙,暂时不主动进攻,另外一方面,他暗地里将剿灭流寇的重心转移到湖广和四川等地,让四川总兵秦良玉加快发展白杆兵,让麾下的大军与秦良玉相互呼应,形筷子落下又操夹菜成一道防线,阻止流寇朝着南方和四川等地发展,至于说北面的陕西、山西和北直隶等地,熊文灿倒不是特别的担心,陕西驻扎有郑家军,流寇是绝不敢去的,山西驻扎有大量的边军,危急时刻可以调遣,至于说北直隶,那是京师所在地,流寇若是想着直接进攻,就是找死。

    如此一来,河南一地就吃亏了,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都集中在这里,因为开封府城的陷落,卫所军队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倒是成为了流寇暂时的乐土。而且每天出去工作的人要坐很远的车

    新上任的河南巡抚张溥,没有直接进入到河南,而是在山东遥控指挥,这也是大明朝廷的奇闻了。

    郑勋睿曾经决定在关键时刻,率领郑家军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但皇上和朝廷的一系列动作,让他彻底放弃了这方面的心思,我走啦皇上已经将他郑勋睿当作了最大的敌人,大力启用东林党人,局势都到了这一步,他郑勋睿可没有必要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秋收季节到了。

    南直隶已经实施官绅一体纳粮,尽管说南直隶的诸多士大夫,在京城都有依靠,这里出去到京城做官的读书人也是特别多的,但没有谁敢公开站出来反对官绅一体纳粮的政策。只能够按照南京六部的要求来做。

    商贸赋税的征收也公开化和明确化了是对包云河的做法有不同看法,以前由洪门负责的这件事情,正式移交给各级的官府。具体由各级官府的户房负责商贸赋税的征收事宜,所不同的是。户房之中负责征收商贸赋税的官吏,不由地方官府直接管辖,而是南京的户部直管,所征收的商贸赋税,也是直接上缴给户房,最后按照比例拨付一部分给地方官府。

    洪门钱庄已经是家喻户晓,其出具的票根早就在市面上完全流通,几年时间过去。票根没有丝毫的贬值,南直隶的物价一直都非常稳定,这也让老百姓完全相信了洪门钱庄,包括那些士绅富户和士大夫阶层,也将洪门钱庄视作正常的存在了。

    洪门钱庄的影响力渐渐的扩充到了整个的大明朝廷,就算是对洪门钱庄严加防范的北直隶和京师等地,也不能够完全阻止洪门钱庄票晚饭后根的流通,绝大部分商贾私下里交易的时候,使用的基本都是洪门钱庄的票根,毕竟这样做方便了很多。

    当然。不会有人知道,郑勋睿通过掌控洪门钱庄,聚集了大量的钱财。可以说不要多少年的时间,一旦洪门钱庄正式在大明各地铺开,他就可以完全掌控大明的经济命脉。

    在郑勋睿的认识里面,经济和发展是最为重要的,老百姓能够安定富足,这是最为重要的,也是最基础的,在这个基础之上,大力的发展商贸。赚取钱财,用于改善民生。强化军队建设等等,如此大明王朝才能够真正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

    南直隶多年的稳定。以及各级官府对于地方上掌控能力的增强,对商贸发展的大力支持,让南直隶的商贸发展走上了快车道,展现出来少有的富庶情形,南直隶商贸的发展和富庶,直接影响到了浙江、山东、江西和福建等地,这些地方虽然没有在郑勋睿的直接控制之下,但他们对于洪门钱庄和洪门在这些地方的发展,睁一眼闭一眼,暗地里默许,这也直接导致郑勋睿的控制能力朝着南方快速的发展。

    作为郑勋睿最早发迹的陕西省,已经成为北方最为稳定的地方,驻扎在西安等地的郑家军,牢牢控制了与蒙古部落的互市,在赚取钱财的同时,也让鄂尔多斯部落、土默特部落、叶尔羌部落和吐鲁番部落等草原大部落对内地产生了依赖的思想,特别是郑家军给鄂尔多斯部落等提供到了早晨还有公鸡打鸣把我叫醒的毛瑟枪等等火器,让这些部落有效抵御了察哈尔部落、科尔沁部落等草原最大部落的侵袭,巩固自身地位的同时,也有效的削弱了大清国对草原的掌控。

    郑勋睿很想在不知不觉之间控制大明江山,采取和平演变的方式夺取朱家的江山,尽量的避免兵戎相见,只要有足够的时淡淡笑了笑说间,他的这个目的完全可以达到,毕竟有后金鞑子和流寇从中帮忙。

    不过有一点是出乎郑勋睿预料的,那就是随着南直隶、浙江、山东、山西、江西甚至是福建等地的稳定,大明江山似乎也变得稳固多了,流寇造反和后金鞑子的侵袭,都只是牵涉到北方,没有波及到南方。

    就在郑勋睿苦思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朱由检忍不住了,率先动作了。

    内阁大规模的调整,东林党人重新得到重用,已经说明了一切。

    接下来内阁肯定要对南直隶和陕西等地动手了,动手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直接调整官吏,让忠于皇上和朝廷的官吏到这些地方去上任,让郑勋睿的心腹有了这样的认识之后离开这些地方。
    当然这个过程之中,朱由检完全可以站在一边,坐山观虎斗,朱由检启用东林党人,就是想着让东林党人来完成这一切的,若是东林党人与他郑勋睿爆发了大规模的冲突,两边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朱由检就需要站出来了,将他郑勋睿和东林党人全部都收拾了。

    朱由检的想法是很好的,这也是帝王心术,很可惜朱由检面对的郑勋睿,是不折不扣的穿越人士,对于这些下三滥的勾当非常清楚,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就在皇上调整了内阁之后,郑勋睿对南京的六部和淮北的漕运总督府也开始了大规自从顾罡韬几个去家里看过他之后模的调整。

    南京兵部。

    郑勋睿手中拿着一份文书,这是他决定真是对不住了对南直隶和陕西等地所做出的调整建议方案。

    徐望华、郑锦宏、文坤、李岩等绝对心腹,和他一同商议这个方案。

    “皇上对内阁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我们也要对南京六部、都察院、淮北漕运总督府和陕西等地的官吏进行大规模的调整了,这次调整的重点,就是上下对应的问题,南京是大明的陪都,设立的官府机构太多,权力过于的分散,这不利于南直隶的发展,必须要做出改变。”

    “我个人的意见,南直隶、陕西、山东、浙江、江西、福建等地,暂时成为一个整体,以南直隶、山东和陕西为重点,构建一套班子利润率也是无穷大,辐射其他的地区,这些地方所有政令的实施,以南京兵部下发的敕书为准,至于说朝廷下发的敕书,包括皇上的圣旨,必须经过南京兵部的商议,同意之后再行实施,若是得不到南京兵部的同意,那就束之高阁。”

    “南京兵部成立一个参谋部,类似于朝廷内阁,由徐望华、郑锦宏、文坤、李岩、孙承宗等五人组成,今后所有有关南直隶等地的重大事情,包括各级官吏的任命,由这个参谋部负责商议,拿出可行的方案,最终由我来决定。”

    “诸位请注意,我说的这个参谋部,可以否决皇上的圣旨,可以否决朝廷的敕书,至于说朝廷对南直隶等地官吏的调整,必须经过参谋部同意,若是得不到参谋部的同意,那不管是什么样的圣旨和敕书,都是无效的。”

    “郑家军隶属于南京兵部指挥,郑家军调动一兵一卒,她这里摸摸需要我的同意,由总兵郑锦宏发布命令,否则任何人都不准调动郑家军,驻扎在陕西、蓬莱、复州等地的郑家军,更是要严格执行这道命令,任何人违反这个规定,严惩不贷。”

    “南直隶的应天巡抚、凤阳巡抚、苏嵩巡抚等官职,继还让我们给他大声地说话续保留,但不插手地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上的事物,没有了具体的权力,所有的政事均由应天府尹、凤阳知府、苏州知府和松江知府等负责,日后朝廷若是调整南直隶的官吏,应天巡抚等官职就给他们去折腾去。”

    “南直隶卫所军队全部撤销,由各地的守备衙门和巡捕房负责地方上的治安事宜,南一派认为不行京京营暂时保留,其驻扎的军队,人数缩减至一万人的规模,主要负责南京皇城的守卫事宜,其所有开销由南京兵部负责,南京皇城的锦衣卫撤销,其职能有南京京营负责。”
    让他们给曝光
    “陕西逐渐撤销卫所军队,其防卫同样由地方守备衙门和巡捕房负责,至于水匪一共二、三十人榆林边军、宁夏边军等等,暂时不动,等到时机成熟之后再行调整,但军队人数上面要做明确的限制,开销方面也要做出来压缩。”

    。。。

    徐望华等人听的非常仔细,神情也是异常的严肃,郑勋睿做出来的这些决定,在皇上和朝廷看来,已经是造反了,仅仅是表面上维持皇上和朝廷的领导,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郑勋睿做出诸多的决定,也是顺理成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