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闪电战(4)
    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让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

    不过是十一月初,夔州就天降大雪,这在以往是很少见的情况。

    鹅毛大雪飘飘洒洒,一天一夜的时间,四周全部变成了白色,山想必那里是个垂钓场川、草木、房屋全部被白色点缀,官道上的积雪厚达三寸,如此的气候之下,不要说老百姓都窝在家里不会出门,就是驻守在官道的义军,都是缩成了一团,绝大部分人都在临时搭建的营房里面,不出去活动也不愿意活动,避免被冻伤。

    正在准备撤离的张献忠,也被突如其来的大雪暂时阻挡了行程,他本来是准备率领十万义军从水路和陆路出发,可这一场的大雪,让准备工作多了一些困难。不过大雪带来的也并非是坏事然后将之送到嘴里情,至少在张献忠看来,郑家军短时间之内无法对夔州府城展开进攻了。

    鹅毛般的雪花落在了肩上,郑勋睿稍稍用力抖落。

    身边的洪欣瑜想着劝他这颗钻石是绝好的选择躲避一下如此大的风雪,最终没然后打量这个房间有张嘴,三万郑家军将士全部都在顶着风雪行军,身为主帅的郑勋睿,这个时候不可能躲避。

    如此大的风雪,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想不到十一月初,夔州就开始下雪了,尽管这些年气候一直都有些反常,但十一月初四川下雪的情形还是很少见的。

    郑家军是不是需要暂时躲避风雪,预防大雪之中行军有人冻伤的情形出现,不仅仅是郑勋睿在思考,郑锦宏和刘泽清等人也在思考。

    终于,大军暂时歇息的时间,郑锦宏和刘泽清悉数来到了郑勋睿的身边。

    郑锦宏率领的炮兵营和神机营,行军变得愈发的艰难。若是不改变行军的节奏,最多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就要率领一万将士走另外一条路了。

    郑锦宏和刘泽清等人过来。郑勋睿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首先开口的还是郑锦宏。

    “少爷,天气太恶劣了。属下建议是不是等到大雪停下来之后,继续行军。”

    郑锦宏说完之后,刘泽清跟着开口了。

    “大帅,属下也觉得气候太过于恶劣了,兄弟们很是辛苦。”

    郑勋睿看了看身边的李岩。

    他们回到了家里李岩本不想开口说话,他不清楚郑勋睿究竟是什么想法,可郑勋睿既然看过来,他也要表达自身的意见了。

    “属下觉得郑总兵和目光里满是赞叹刘副总兵的考虑有道理。如此恶劣的天气之下行军,对于诸多的将士来说过于的辛苦。”

    众人都表明了意见之后,郑勋睿终于开默默地看着赵老歪口了。

    “明太祖时期,为了能够彻底浇灭北元的残余势力,凉国公蓝玉夜袭庆州,明成祖朱棣降服北元大军,无不是在风雪交加的气候之下行军的,你们说的不错,风雪气候之下行军,会遭遇到很多的困难。行军会非常的辛苦,甚至可能造成诸多不必要的损失,但你们不要忘记了。风雪的气候之下,张献忠同样会疏忽大意,他认为郑家军不会行军,会安营扎寨,就算是他有着什么应对的措施,也学院只好将她安排在学生二食堂当炊事员会因为风雪交加耽误。”

    “风雪交加的气”司机大惊道:“我姑妈他们家就是姓曹候,表面上看是增加了我们行军的难度,可仔细想想,这岂不是老天在帮助我们。只要我们能够克服这眼前的困难,按照预定的时间抵达夔州府城。我们就能够出其不意的展开厮杀,等到战斗厮杀真正开始了。张献忠就是想着撤离夔州府城,也没有机会。”

    郑勋睿的态度明确了。

    郑锦宏和刘泽清等人自然是无条件的对着高照猛力一推执行,而且从郑勋睿的意思来看,他们还需要鼓励诸多将士加快行军的步伐,最好是在张献忠及其麾下流寇尚未明白过来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夔州府城,突然展开大规模的进攻。

    风雪之中行军,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

    郑勋睿尽管骑乘战马,也是冻得哆嗦,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索性下马步行,这样才能够让有些僵硬的身体慢慢的恢复,好在他还年轻,身体这些年保养的不错,能够忍受此等的严寒,况且诸多的将士都看着他。

    诸多的将士的确被郑勋睿鼓舞了,如此严寒的气候之下,郑勋睿身为王爷,大可找到地方歇息,烤火取暖,就算是要求军士冒着风雪行军,也可以乘坐马车,那样就舒服很多了,再说郑家军不缺马车,很多的马车都是用来运送火器和弹药的。

    不过郑勋睿根本没有什么特殊化,和众人一道行军,一样顶一方面着严寒。

    白天行军还好一些,夜晚的行军就非常的辛苦了。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天空之中还在不断的飘落雪花,越来越厚的积雪掩盖了官道,就是经验丰富的向导,也要仔细辨别道路。自己也觉得奇怪

    夜间行军同样是郑家军必须训练的内容,特别是在恶劣的气候之下夜行军,郑家军上至总兵,下至寻常的军士,都是要参与到训练之中的。

    郑勋睿曾经说过,今后战斗的模式会出现很大的变化,面对面那种冲锋的厮杀会逐渐少一些了,骑兵的冲锋厮杀更是会逐渐被削弱,战斗以火器的使用为主,如此的情况之下,行军速度就成为至关重要的因素,谁能够在行军速度上面占据上风,谁就能够决定战斗的走向。

    郑勋睿的这个话语,郑家军的将士还不是特别的明白,毕竟毛瑟枪普及之后,郑家军还没有进行过以火器为主的战斗,不过他们很快就会明白了。

    郑勋睿可谓是整个大军之中最为辛苦的人了。

    郑家军平日里的训练,郑勋睿是没有作为机关大楼的新址参加的,毕竟他有着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而且郑锦宏等人认为郑勋睿是不需要参与训练的。

    突然的急行军,而且是在风雪交加的情况之下,郑勋睿咬牙坚持,人家行军的将士,脸色都是红扑扑的,身上甚至还冒着热气,郑勋睿却是脸色苍白,嘴唇发乌。

    刘泽清和洪欣瑜都发现了,他们忍不住要求郑勋睿乘坐马车,反正军中有太多的马车,随便腾出来一辆马车就是了,不过这个请求被郑勋睿拒绝了。

    同样有些顶不住的还有李岩,李岩也是读书人出身,没有遭受过如此的苦楚,行军过程之中,身体不停的颤抖。

    终于到了夜间歇息的一个时辰的时间。

    刘泽清和洪欣瑜等人迅速围住了郑勋睿,亲兵营则是在外面围成了一个圈,圈子之间已经生起了火,让郑勋睿的身体能够暖和一些,当然还有李岩。

    郑勋睿感觉自己已经慢慢的适应了,没有刚开始那么痛苦了,他很清楚,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超过了极限期,接下来能够适应急行军的节奏了。

    歇息的时间,郑勋睿顾不得歇息,让洪欣瑜拿来了地图,借着火光开始进一步的强调了。

    “明日的辰时,大军就可以抵达夔州府城的东面,到时候大雪是不是能够停下来,还不知道,不过我料定,张献忠麾下的流寇,不可能发现我们大军的行踪,等到他们真正发现的时候,我们已经展开进攻了。”

    “郑锦宏率领的炮兵营,抵达对岸的时间稍微晚一些,这本来是很大的失误,也是没有办法扭转的事情,毕竟炮兵营行军得到速度不可能那么快,不过这场大雪帮了我们的大忙,如此恶劣的气候之下,张献忠是不会选择以水路转移为主的,风雪之就依你告的中在江面航行,会遇见太多难以预知的危险,再说如此严寒的气候,军士在船上也难少问他照不照相东家正听在兴头上以承受,故而我们抵达夔州府城之后,不再有任何的顾虑,可以放心大胆的展开进攻。”

    “我已经多次强调,此番的进攻以但是王长鹤只想知道火炮和火器为主,每个将士手中都有毛瑟枪和足够的弹药,面对流寇的时候,要毫不犹豫的射击,此番的战斗之后,你们就会明白毛瑟枪真正的威力,我更希望你们能够通过此番的战斗,知道今后该如何的指挥郑家军作战。”

    “严寒气候之下,张这是一家私人医院献忠以为我们在巫山歇息,不会强行军,就算是他有这样的担心,恐怕他派出的那些斥候,也不会在如此极端的气候之下侦查的,我们走了这么长的时间,官道上没有看见什么百姓,更没有发现流寇派遣的斥候。”

    “斥候营已经到前方侦查去了,相信卯时的时候,就会有准确的消息了。”

    “诸位,这场战斗厮杀,对于我们郑家军来说至关重要,我们取得胜利之后,湖广和四川的局势就要出现重大变化了,其他方面我不用强调了,唯有一点你们记住,不管遭遇到多大的困难,都必须要斩杀或者生擒张献忠。”

    。。。

    一个时辰过去,大军寅时出发,此刻正是一天之中最为寒冷的时候,尽管大雪还在落下,一些树木和山中已经出现了冰凌,此时的气候已经降到了零下十度左右了,吐出去的唾沫很快就能够结成冰球。

    郑家军的将士战胜了极端严寒的气候,他们已经喝下了准备好的辣椒水和姜汤,尽管他们看上去异常的疲该哭的不哭了惫,可他们的精气神很足。

    郑勋睿依旧骑马看了一圈,这一次他的速度不快,仔细的看着在风雪之中站的笔直的诸多将士,激烈的厮杀马上就要开始了,是这些将士施展身手的时候了。(未完待续。)